“纽约小空间”

LITTLE SPACE OF NEW YORK

 

讲座人:奚乐

学术主持:朱小禾

时间:2016年12月19日 19:00

地点: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校区)二号楼下 特色工作室会议室

Presenter: Xi Le

Academic host: Zhu Xiaohe

Date: 2016.Dec.19th. 19:00

Venue: special studio meeting room,Student dorm No.2,SCFAI(new campus)

         

主讲人介绍:

奚乐

硕士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 School of Visual Arts,纯艺术专业,被聘为美国佛蒙特州亚洲文化中心艺术教育部客座教授。十年驻留纽约,参与和经历纽约当代艺术演变,利用影像装置和综合材料进行艺术创作。关注“看”和“做”之间的缺失空间,实践于物质结构与知觉的戏剧性转换。

 

讲座主要内容介绍: 

讲座将讨论艺术家的工作室实践为什么会有不同的行为,了解不同的艺术思潮,表现方式和媒介的变迁,以及今天的艺术家又是怎样在认同“自我”,怎样超越固有认识,成为一个艺术家意味什么。

 

 

讲座现场:

 

 

 

朱小禾老师在奚乐讲座“纽约小空间”上的发言:

朱小禾:上一次讲座我们请了陈韶东,他主要从当代艺术的理论背景来谈。这个理论背景包括哲学和其他很多的科学,但陈韶东老师主要是从哲学角度来讲的。我在上次讲座一开始时说,看一看理论装备,就是在追问当代艺术的理论装备是什么?现在的当代艺术不能是很经验的做法,因为它带着一种观念,当代艺术很强的一个特征是观念性。观念性和日常生活是有区别的,可以说是在很多很异的经验里面发生的一些创作。陈韶东老师讲的是当代艺术的理论装备,奚乐老师讲的是当代艺术这个战场的情况。整个当代艺术的战场最集中的可能就是纽约,奚老师在纽约生活了十年,可以说是完全融入了当代艺术的环境,和很多当代艺术大师进行过当面的交流。我觉得今天奚老师要讲的是在今天的当代艺术战场上有些什么症状。当代艺术实际上就是一个博弈,这个博弈没有谁赢谁输,不像普通的战争,谁夺取一座城池或夺取一个政权,而是按照格罗伊斯讲的这场博弈的最终结果是“0”。这个博弈的情况是很多元的,不能说谁胜谁败。奚乐老师今天讲的是当代艺术的实战的案例和战斗的一些症状。这个症状还没有被理论归纳,还没有形成理论,是理论的“前夜”。理论是通过对实践的总结、归纳、梳理而形成的。奚乐老师讲的有些东西它根本就不需要理论的梳理,因为它作为一个艺术案例它本身就很自足。就是我说的单义性,单义性不需要其他东西来说明,他自己发生了,发生了他就是一个完整的东西。他自己是一个非常完整的体系,不需要任何东西来对他进行补充或说明。也不需要任何理论,包括美学理论、生物学理论、科学理论、哲学理论等等都不需要。艺术案例不需要理论的求证与认可,它只管发生。奚老师今天讲的就是在纽约这个当代艺术的中心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有些什么人在参与这些事情。完了之后大家进行一个讨论。此外,奚老师还很针对性的和我谈了一些问题,例如:中国现在学艺术的这种很急功近利的状态、成功学一般的状态,这种东西对实践的伤害,对实践的封闭,甚至是对实践的埋葬是非常严重的。这些问题也可以和奚乐老师做一些交流。

 

为什么叫单义工作室,实际上当代艺术都是单义的。不是去表现我们的生活,也不是去表现我们的思想意识,它就是行为过程本身。像奚乐老师说的,是操作媒介本身——身体、动作,你还能做什么,而不是作品表现了什么。什么叫表现,就是生活中已经完成了,我把它复述一遍,这没有必要。所谓艺术就是它不说明任何事情,它说明它自己,就是艺术自身的话语。这就生成意义,这种意义不需要生活为它证明,也不需要理论为它证明,它自己为自己证明。为什么叫单义,实际上现在哲学、文学等等都强调单义性,主要是因为我们的美术教育,全部是表现生活,而且是标准化地表现生活。老师会说你这边调子淡了一点,这边颜色冷了一点,这边线条粗了一点,这边形不准。它把整个过程全部标准化了。实际上艺术问题它都带有一种博弈,我们对这种现象进行博弈,所以才建立单义工作室。要是专门成立一个特殊空间也没有必要,像刚刚那个同学说的。艺术让它自己说话,你不要帮它说话,它的信息只来自于它的过程。它的语言和媒介,是另外一种语言和媒介,但是并不是说这语言和媒介出来以后和生活没关系,但肯定是我们平时的叙事没办法谈的问题,它开始谈了,我觉得单义工作室的意义在这个地方。单义工作室这个名字都是多余的,实际上就应该是艺术工作室最好。

 

 

 

单义艺术工作室

2016年12月19日